国产「NFT」数字藏品真的是割韭菜吗?

在国内,它有个接地气的名字「数字藏品」,不仅壳子换了,灵魂也变了个样。

7 月 20 日,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幻核」被传将关闭。

这一消息,不仅意味着所谓数字藏品只是一张朝生暮死的图片,还揭露着数字藏品在二级市场所面临的真实境遇——只谈收入,不谈艺术。

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撑不过 1 年

幻核是腾讯 PCG 内部孵化的、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2021 年 8 月 2 日正式上线 app,到现在还未满一年。

7 月 20 日,有消息称腾讯正计划在本周关闭「幻核」业务,腾讯暂未回应。

据界面新闻,消息基本属实,早在 7 月初,幻核对外的业务就已停止;7 月 21 日,幻核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未收到通知,不否认幻核是否会被裁撤。


▲ 图片来自:幻核

数字藏品的概念脱胎于 NFT。

NFT 是一种储存在区块链上的数据单位,是虚拟商品所有权的电子证书,可在区块链上被完整追踪。更通俗地讲,NFT 赋予虚拟商品独一无二的身份证明,买家将虚拟商品连同身份证明一起买下,从而让虚拟商品可被溯源、收藏、交易。

因为环境不同,国内的数字藏品和国外的 NFT 并不是一回事。


NFT 天然具备一定的金融属性,但我国对虚拟货币炒作一直持禁止态度。

国外大部分 NFT上公链或公链的侧链,买家可任意将其挂出销售,通过虚拟货币交易;国内数字藏品上的大多数是联盟链或私链,并限制二级交易,用户仅拥有收藏、(有限的)转赠等权利。


▲ 图片来自:esquirehk

对于腾讯出身的幻核,政策更是不可逾越的高压线,它完全禁止二级市场交易,用户之间不可转赠或转售数字藏品。

其数字藏品是名副其实的「藏品」,而非一个金融产品。平台收入主要来自数字藏品在一级市场发行后与 IP 方的分成。

阿里巴巴的鲸探,也明确表示不支持任何形式的转卖行为,仅支持买家 180 天后无偿转赠给符合条件的支付宝实名好友。还有一些平台,转赠期限从 1 天到 30 天不等。


转赠只是限制了二级市场的炒作,并非完全不能。据财经杂志,买家在平台上可以通过转赠方式交换数字藏品,在平台之外则通过银行卡、支付宝、微信等方式转账交易。

一些中小型的数字藏品平台干脆直接开通寄售服务,相当于开通了二级交易市场,但风险较大,这个稍后再作解释。

说回幻核,今年 6 月,幻核的数字藏品被曝出现「滞销」现象,多款藏品的页面为「已结束」而不是「已售完」。


▲ 图片来自:幻核

幻核仅支持一级市场,又没有开放二级市场的迹象,用户无法从中获利,或许就是其人气下滑甚至关闭平台的原因。

虽然幻核数字藏品的艺术价值比起其他平台更高,但被业内人士定性为「脱离市场谈艺术」。

而对于买家,若平台关闭,拥有的数字藏品如何处理?

一方面,因为国内各数字藏品平台依托于不同联盟链,不像公链可跨平台流通,难以在不同平台间流转交易,平台没了,数字藏品也就没了。


▲ 图片来自:幻核

另一方面,根据腾讯幻核的用户协议,受法律法规、政策等变化影响,腾讯即使终止全部服务,也不视为违约,用户无权要求腾讯承担任何责任。

前景并不乐观。6 月 27 日主动关停的数字藏品平台「予藏」,或许可以给出参考,它选择的方式是,用户要么自行保留但仅提供观赏功能,要么原价退款。

在二级市场,只谈收入不谈艺术

NFT 也好,数字藏品也罢,流动性而非收藏性,才是让玩家们趋之若鹜的。

就像上文所说,大厂的数字藏品平台不支持二级市场交易,但一些中小平台仍在灰色地带游走,唯一艺术、NFT 中国、iBox、HOTDOG 等平台均支持二次交易,风险大,但也吸引玩家。

国内许多数字藏品的交易,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低价买进高价卖出」或者「升值倒手」。


▲ 图片来自:Getty Images

在一级市场原价买入,转手在二级市场上溢价卖出,算是理想情况。事实上,仅凭运气和手速,很难在一级市场分到一杯羹,靠外挂抢购和抽取提前购名额更为靠谱。在二级市场碰碰机会的新手,也可能买在最高点成全他人,做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

二级市场的价格由持有者报出,而平台除了有发行藏品的一级市场收益,还充当「提供交易服务」的角色,对每一次转售收取手续费,HOTDOG 平台的手续费高达 10%。

菜鸟面对的不仅是老玩家。所谓传递内部消息的线报群和带头大哥,有可能是庄家出货或者平台操盘;行情的暴涨和暴跌,也不一定完全是市场自发。


和二次交易密切相关的,是空投、赋能、拉新、合成等行业黑话,这些过程也是平台可以操控的。

「空投」一般发生在需要引流的新平台,完成实名或邀请人数多的新用户可免费得到一个数字藏品。在行情好的时候,白嫖的数字藏品也能卖几元甚至上百。

「赋能」往往面向资深玩家,被赋能的数字藏品价格普遍较高,老玩家无需抽签即可提前购买,或是免手续费购买。


▲ 「合成」. 图片来自:魔元科技

「合成」则像是游戏里的装备升级,用指定的数字藏品合成更稀有的数字藏品,用作材料的那部分数字藏品会被销毁,各种数字藏品的稀有性也就影响着价格涨跌。

所以,数字藏品够不够艺术倒没那么重要,二级市场的玩法、不断入局的新玩家才重要。

还有一些数字藏品平台,甚至不开放和运营二级市场,直接卷款跑路。

「镜域数藏」平台,188 元的数字藏品 1 天卖出了 1971 份,今年 5 月 31 日创立公司,6 月 22 日注销营业执照,创下数藏平台的最快跑路纪录。


「TT数藏」平台跑路,原因是老板投资了其他的数字藏品平台,亏损严重后自家平台无以为继。


「光艺数藏」平台在 6 月底爆出一度暴跌 80%、无法提现、涉及洗钱等问题,甚至传言老板「左手倒右手」;7 月 11 日,「光艺数藏」又悄悄「复活」,维权者们一边急着提现,一边急着抄底。

最有意思的是,华夏时报报道,光艺数藏的数字藏品并没有上链,在最新公告中提到会「完善上链问题」。

出现提现问题的不止光艺数藏,黑猫投诉上搜索「数字藏品 提现」可发现 130 多条。


在区块链日报的采访中,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蒋照生指出:


国内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完全合规的数字藏品二级市场,主流数字藏品平台不能也不会开放数字藏品的二级交易功能。目前市场上存在的二级市场,大都是用户自发形成或者某些违规的小型交易场所。


今年 4 月,《关于防范 NFT 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明确,坚决遏制 NFT 金融化证券化倾向。

中小平台也注意到了各种风声,直接关闭二级市场或者更加谨慎。「颖境NFT」在 7 月初关闭了「转赠」功能;「魔元科技」暂时关闭「寄售」功能,但重新开启了「转赠」功能。


「昌盛数藏」平台彻底「金盆洗手」,还以过来人的身份苦口婆心地分析了行业风险。

去中心化还很遥远,也不是数字藏品能做的事

我们常说,web3 代表互联网不再被巨头控制,而是真正被集体所有、真正去中心化。

但国内的数字藏品显然无法承受这份期待,有的根本没上链,对着一张网页图片炒作,上了链的,则基本是联盟链。

联盟链是非完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安全性相对低于公链,但在炒作管控、存储和能源消耗方面具备一定优势。


安全性低的原因是,联盟链的共识机制由联盟方决定,联盟方可以联合起来修改链上信息,未实现完全去中心化;与此同时,联盟链的联盟方可以控制 NFT 的铸造和交易规则,限制二手交易和场外交易,所以对炒作有较好的管控。

就像腾讯幻核发布的数字藏品,其数据仍由腾讯等中心化的巨头保有。腾讯如果选择关闭幻核,终止所有服务,幻核上的数字藏品也就不属于用户了。


不过,国外上了以太坊等区块链公链的 NFT,也未必真的去中心化。

根据 Web3 的构想,NFT 铸造在区块链上,应该是不可磨灭的。但加密通讯应用 Signal 的创始人 Moxie Marlinspike 认为,致力于去中心化的 Web 3 并没有摆脱对服务器的依赖,仍然在中心化的框架里面。

在他的实验中,加密钱包 MetaMask,并不是直接与区块链发生关联,而是通过调用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的 API 接口,间接显示数据。当某个 NFT 被 OpenSea 删除,这个 NFT 也从 MetaMask 上「消失」,即使它确实被记录在了区块链上。


▲ 图片来自:Reuters

此外,NFT 常常被提到的「商品确权价值」也有漏洞,比如路人甲未经同意取用某画家在社交平台的作品图片,将其铸造为 NFT 并牟利,就涉嫌侵害了原作者的著作权。

垦丁律所创始合伙人朱骏超指出,NFT 可以通过技术确定「某个事物在什么时候上链、由谁上链」这一事实,但在数字内容被铸造 NFT 之前,铸币平台无法确认数字内容的版权归属。

所以,去中心化的未来还遥远,入局的普通人未必能悟透其中的错综复杂。「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的逻辑最简单,也最现实。


免责声明: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和观点。本文章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本站作为中立的平台服务提供方,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名誉权等法律法规所规定的合法权益!如网页中刊载的文章或图片涉及侵权,请提供相关的权利证明和身份证明发送邮件到qklwk88@163.com,本站相关工作人员将会进行核查处理回复

本文地址:https://www.5m88.com/post/520.html

发布于 2022-07-24 09:07:36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9621
上一篇:DappRadar数据分析师:元宇宙将创造一批全新工作岗位 下一篇:第五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蚂蚁蒋国飞首谈区块链和隐私计算助力数据要素市场建设
目录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